• 股价暴涨6倍线上百家乐平台之后 迅雷的冰与火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1-06 14:05 | 作者:admin | 来源: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头图:充满争议的迅雷新CEO陈磊

   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,已经很久没有人关注迅雷了,它就像是个江湖传说,只有在回溯互联网发展史的时候,才会被提起。这家曾经让马化腾一度紧张的公司,为何落到这般田地?

    但在近几个月,迅雷再次引发关注。其股价在一年之内暴涨6倍,位居中概股之首。这个互联网弃儿,为何又成了资本的宠儿?就在再度崛起时,迅雷旗下的迅雷金融发布公开信,指明迅雷CEO非法集资和技术骗局,迅雷股票大跌。

    是什么令迅雷内部撕逼至此?

    令马化腾紧张的迅雷

    在PC时代,迅雷绝对是最耀眼的明星之一。它发展速度之快,远远超乎想象。2007年前后,每个PC版的用户除了安装QQ,就是迅雷,其装机量一点都不逊于QQ。

    当时腾讯和迅雷都在南山科技园的飞亚达大厦。创始人邹胜龙站在窗边,经常憧憬的一件事,就是超越腾讯。所有迅雷人都相信这是一个触手可及的梦想,公司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朝气与自信。

    迅雷历年的业务合计(部分)

    “中国互联网再也难找出那么有活力的公司了,这种时刻再也回不来了。”一位早期迅雷员工,谈到当时的兴盛,还充满兴奋,他进公司面试时,迅雷有100多号人,等过段时间入职已经200多人了。入职的时候迅雷才一百多台服务器,几年后接近两万台。

    来势汹汹

    一度来势汹汹的迅雷,让腾讯非常紧张。有大量腾讯员工,离职跳槽到迅雷,最后连马化腾也坐不住了。

    “Pony挺忌惮这个事,在内部开会,要抢占这个入口,在PC时代,大家都还在强调装机量。” 8只小猪创始人Joeson黄卓生,2003年加入腾讯,在腾讯7年,先后担任腾讯无线的商务拓展副总监和产品运营副总监职位,他见证了迅雷的崛起和没落。

    为了加强战略防御,腾讯推出了QQ旋风,作用只是去战略防御,而不是开拓,所以结局也是注定的——这个产品在今年正式下架。“在那个时代,迅雷在行业里面,确实是一家非常优秀,基础很扎实,非常不错的一家互联网。腾讯当年的股票是5元港币,如今最新收盘价是420元,市值超过5000亿美金,股票中间还经历了拆分,不知道当时跳槽的人作何感想。

    迅雷错过的机会

    据公开资料,长期市值徘徊在2亿美金左右的迅雷,旗下包括自我研发、收购的产品多达几十款之多,这还不包括没有发布胎死腹中的产品,包括下载、视频、影音、游戏、金融,图片等等。

    但迅雷也玩死了很多明星项目。譬如2008年收购的光影魔术手,2008年10月才成立的美图,现在市值600多亿港币。 而光影魔术手的最后更新日期停留在了2014年4月28日,项目组也早早解散。

    复盘之后,我们发现迅雷还是错过了很多机会。

    浏览器。这是一个用户的沉淀平台和流量入口。靠着输入法起家的搜狗,用浏览器来沉淀用户,最新的市值是50亿美金。

    作为一个下载工具,迅雷从产品形态上,用户使用的频率相对较低,更谈不上用户粘性。但是很容易让用户去下载并过渡到浏览器,因为浏览器的使用频率和承载能力远远高于下载,从这个角度来说,浏览器作为战略产品拿下之后,那么迅雷在商业化上面会做得更加的顺利,在这个布局上,如360之于360浏览器,腾讯之于腾讯浏览器。

    当时的互联网环境,下载和浏览是两大刚需,本来很容易的去切换到浏览器,并实现商业化的,可惜就此错过。

    在黄卓生看来,迅雷的下载业务太多考虑如何赚钱。甚至为了追求利润损害下载体验,非会员的用户下载速度很一般,甚至限速。这不是互联网公司应有的做法,因为属于产品的核心的竞争力,应该作为一个基础服务提供给用户,然后在其他的地方赚得到钱。

    视频。在整个互联网视频行业,迅雷看看是和暴风影音最早涉入视频播放、并最有可能做大这个行业的一批先行者,优酷土豆等都要比他晚。但是很可惜,他也错过了这个机会。如今优酷土豆最终以45亿美元卖身阿里,即将上市的爱奇艺估值80亿美元。

    在黄卓生看来,迅雷积极地在布局视频的这个节点,战略决策上面是跟对了,随着宽带越来越足够,下载、本地播放将会变为在线观看为主。但邹胜龙并不敢做投入,视频是靠不断的烧钱,来换取流量,最终占据用户的绝对基数,这就是一个大玩家的游戏。在之前的商业化不利、融资能力跟自己造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,自然不敢太多投入,于是变得“抠抠搜搜”的,视频业务也没有也没有做起来。

    这个说法也得到了刘飞验证,“迅雷做的时候,一部电视剧版权才3000块人民币(现在可能是3000万),最早还没版权这种说法,迅雷虽然第一个提出先给版权费,最后做不好,就是因为抠,不敢烧钱。现在视频平台后面都有干爹,迅雷只能靠自己。”

    2015年4月,迅雷将旗下视频业务“迅雷看看”卖给响巢国际,同年8月更名“响巢看看”,迅雷的视频业务终于成为历史。

    游戏。游戏是离迅雷曾经最近的一个风口,也是投入最大的产业,可惜还是走了失败的老路。

    2008年,迅雷开始做游戏联合运营,整体都不错。于是吸取了视频教训,2009年成立独立的游戏公司,联合创始人程浩自己去投资,并亲自去带整个游戏公司。他当时决心很大,把自己迅雷股份折成游戏公司的股权,有破釜沉舟的气魄。在当时迅雷薪资结构的体制下,游戏事业部根本招不到人,于是独立做一个公司,财务独立核算,然后才能够去用游戏公司的激励手法去招人。

    迅雷游戏进展并不顺利,连续几个项目效果都很差,打击非常大。原本从不抽烟的程浩,因为压力佷大也抽烟了。

    迅雷游戏最后没做起来,有很大成分是基因问题,迅雷更擅长做工具,而游戏是强运营。同时它在PC上得心应手,但是随着网游向手游迁移,最后也是一败涂地。这个经历在程浩自己总结的迅雷错过的“风口”时并没有提及,估计也是一段伤心往事,不提也罢。

    已经离职的程浩,成立了自己的基金,来回奔波在深圳、北京、硅谷三地,主要看人工智能方面还有B端的项目。

    相比之下,在迅雷之后做游戏加速的迅游科技,市值已经是80亿人民币,而腾讯和网易,借助游戏,一次次创下股价的新高,数百亿甚至数千亿美金市值。

    移动互联网风口:在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之际,迅雷内部很着急,为了学习先进技术,他们组织人员去移动互联网公司学习。

    UC就是其中一家。当时由腾讯已经跳槽到UC担任高管黄卓生,亲自接待迅雷的人员,他回忆说:

  • 相关内容